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和上海大楼一起倒下的……(2009-7-2)  

2009-07-11 14:24:24|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发生后的几天,关于基层政府官员是否在这个项目开发当中参股,成为了媒体和公众新的关注焦点,一座非正常“死亡”的大楼,其背后是否真的有如此众多的官员股东呢?基层政府官员到底在这起倒楼事件当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陈伟鸿与著名财经评论员何帆、刘戈共同评论。

    上海塌楼,官员股东现身,一栋楼的“非正常死亡”,带出楼市怎样的非正常现象?

刘戈:官员参股是被关注的焦点。
(《今日观察》评论员)

    27号那个时候大家更多的是怀疑楼的质量问题,是不是又是一个豆腐渣工程,接着大家又开始去关注那些买了房子的人,他们的权益的问题,但是到了30号,这是一个转折点,有网友在网上公布了梅都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一些股东的材料,发现这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股东和很多镇里的一些官员的名字是重合的,有一家上海的本地报纸《每日经济新闻》,又进行了更详细地调查,这件事情就渐渐地浮出水面,拔出萝卜带出泥,现在大家更关注的是泥里头到底有什么,大家发现了两个人,一个姓阙的,一个姓张的,这两个人都是在当地的政府部门任职,那它变成了一个比倒楼事件更加让人关注的背景。现在当地政府已经在着手调查这个事情。
    我列出和这件事情相关的几个机构,镇政府,征地服务所,迅豪公司,和梅都公司。梅都公司是开发商,迅豪公司是梅都公司的投资商之一,迅豪公司同时又是征地所的投资对象之一,征地所又属于镇政府。阙敬德,和所有的这四家机构相关,他是镇政府的镇长助理,是征地所的所长,是迅豪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梅都公司的股东。这样一个人,横跨政商两界,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那么低价拿到那么好的地,整个的过程,好处都得尽了,原来梅都公司是一家国有的公司,后来在90年代末进行了改制,改制以后,他们和另外一些人都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那么其中的有一部分人,从原来国有公司里边脱出来,进入这家公司,也就是走到前台冲锋陷阵。还有像阙敬德先生这样的人,埋伏在政府里边,继续在后面摇旗呐喊,一里一外,里应外合,那什么样的生意做不成,什么样的楼盘开发不了,什么样的楼盘还愁卖呢?

何帆:这个事故是一个已经潜伏了很久的房地产腐败的窝案。
(《今日观察》评论员)

    正是因为现在有了这份官员股东的名单,这件事情才变得更加有趣了。这个楼盘的开发商叫梅都公司,梅都公司的注册地在莘朱路968号,但如果你要到哪里去,你会发现在这个地址上的公司,叫上海迅豪置业有限公司,而梅都公司的二股东阙敬德,就是迅豪公司的法人代表,承建商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梅都公司的股东之一,而且这个小区的管物业的,迅梅公司,它的总经理也在这个股东名单里。而且还有一些政府官员,就是当时梅陇镇的征地服务所土地管理所的很多公职人员都赫然在这个名单里。因此别看这个公司小,人家在当地是相当有政府背景的。
    这个公司它开发了很多楼盘,除了莲花河畔景苑,还有绿梅公寓、罗景苑、罗景新苑和春新苑。这些楼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都在莲花南路的旁边,在自己的地盘上。
    所以至少从这个案例来说,所谓房地产行业没有暴力,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在这个案例里头,它的利润率已经高达360%。因为它买土地买的很便宜,这块土地是在6年前的时候获得的,据说并不是通过通过公开的招标,直接就拿来了,每平方米大概是合604块钱,地价比周边的这些地价都便宜,现在销售价已经是1万4了,而且最近楼市还在上涨,可能现在已经涨到1万5,1万6了,所以是大大的赚了一笔,我在网上也看到, 2009年3月,阙敬德和张志琴分别得到税前的红利,一个人拿了136万元,另外一个人拿了587万元。而且不要忘了,他们现在开发的楼盘很多,我们现在能够看清楚的一点,就是这个事故,并不简单的是一个安全事故,而是一个已经潜伏了很久的房地产腐败的窝案。

    一套帮子,两块牌子,楼市套利的过程中,怎能预料楼房倒塌的结局,中国楼市该怎样面对倒出的新问题?

刘戈:这个案例中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已经变成一体了。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个楼倒的非常有个性,我们的经验从来都是楼房垮塌,这样整体的平的倒下,确实非常的有特点,而且倒下以后,揭出来的利益链条也很有特点,我们一直在讲开发商和政府之间确实有利益链条。这种利益链条,可能有行贿、受贿这一方面的问题,也有开发商和地方的财政收入,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但是一直以来,我们是把他们分开来看,开发商是开发商,地方政府是地方政府,但是在这个案例里面,它变成了一体了。官商一体,官商不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很多的地方,利益已经结合到这样一种程度的时候,那么什么中央的三令五申,什么样的法令,都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执行。所以我觉得,这个楼倒塌确实是给我们了一个很大的警醒,原来在这样的一个领域里,存在着这样紧密的利益链条。

何帆:房地产市场也有老鼠仓。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一颗老鼠屎就能坏一锅粥,现在中国房地产业这个大锅里头不知道有多少颗老鼠屎,所以房地产已经成为官员腐败的一个重灾区,这一次上海梅陇镇出现的这个案件,更加的触目惊心,因为过去我们看到的是权钱的交易。现在权力更加赤裸裸了,他自己亲自上马,来出来敛钱来了,梅陇镇这群公职人员,集体入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公开来叫卖自己管理的国家的土地,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上,有老鼠仓,中国的楼市同样有老鼠仓,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一个很大的老鼠仓,如果这些老鼠仓不被端掉的话,那中国的房地产业,也很可能就像这个楼一样,突然就趴下了,整个行业都会受到冲击,像我们在以前做节目的时候,正是由于出现了三聚氰氨的事情,整个中国的牛奶行业都受到冲击。

李成言:政府功能太大、监督缺位造成政府和开发商共营房地产。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今日观察》评论员)

    地方政府直接插手了房地产开发,这是严重违规的,造成这样(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房地产市场的诱惑力太大,的确是把我们一些官员、公务员拉过去。那么另外一方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政府的功能太大,市场的功能在萎缩,就造成了市场的能力过差,政府的能力过强。另外现在整个监督是缺位的,这样就会造成(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不可避免地要融到一起来共同经营房地产。
尹伯成:楼盘监理要分段验收。
(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今日观察》评论员)

    应该加强对开发楼盘的监控,现在的监理,都是开发商自己请的,不应该由开发商请。我认为监理应该整个过程监理,从开工设计,一直到最后房子验收,全过程监理,验收也不能是房子造好了再来验收,那是没用的,应该分段验收,就是打地基的时候,验收一次,从地基建造到上面的时候,再验收一次,每一个进度都要验收。那么这样才能保证工程的质量。

刘戈:要把官和商之间的关系彻底斩断。
(《今日观察》评论员)
   
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房地产行业开始兴起,那个时候最多的是政府的房地产公司,政府的房管局,下属都会办自己的房产公司,到2000年左右,这些公司大部分都进行了改制,这但是改制改的非常的不彻底,官员们有的还在公司里头任职,梅陇镇的事情,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事情。我觉得需要进行一次清查,把所有的官和商之间的关系彻底斩断,这样以后在分析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可以看清楚,哪面是政策,哪面是市场,要不然混在一起,我们看这个房地产市场,永远会是一团乱麻。

何帆:要把官员股东从房地产市场清除出去。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个并不仅仅是一个安全的事情,而是房地产腐败的一个窝案,所以要进行地毯式排查的,查出来这些官员股东,既不应该站在房地产开发商的队伍里头,也不应该站在官员的队伍里头,我们现在就想知道,就是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官员的股东,而且不仅仅是在上海,在全国有多少类似这样的情况,这些官员股东一天不把它清除出去,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一天不得安宁。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