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海外抄底应慎重(2009-7-1)  

2009-07-11 14:20:24|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前几天的节目当中我们集中讨论了中国的一些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这几年来在海外并购的成败得失。我们看到这些年来中国企业海外出征的结果,总的来看虽然是败多成少。但是出征的步伐还是越来越快了,走出去也确实是未来中国企业的一个发展趋势。但是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我们将会遭遇什么样的一些瓶颈?如何让我们出征的步伐能够既快又稳?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和著名学者、经济学家成思危、评论员何帆共同评论。
    去海外抄底,中国企业跃跃欲试,出征的步伐,将会遭遇哪些瓶颈?
成思危:海外并购行为要深入了解国外环境和风险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对今天的中国企业来说,走出去的最大瓶颈就是不了解对方的环境和有关风险。我们往往用自己的一些主观判断来代替了客观的情况。比如说在一些国家,对它的法律、有关投资的规定、审查的程序以及工会起的作用等等的这些并不了解。比如说上汽并购韩国的双龙的时候就有问题;首钢在秘鲁也曾经遇到过工会的问题;比如说对于对方的审查程序,中海油在这个问题上就没有充分了解美国的这种复杂性等等。就是因为在对方的国家、土地上进行并购,如果不了解这些有关的情况,就不能够真正的去分析风险,也不能够真正的有合适的对策。
陈伟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有人认为中国企业海外出征现在是正当时,也有人认为我们现在还不够成熟,不能够在世界经济舞台有一个最好的表现,那么两位怎么来判断,成先生觉得现在是中国企业大规模走出去的一个最好的时机吗?
成思危:现阶段很合适海外投资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在2001年和一些专家学者出了一本书,叫做《中国境外投资的战略与管理》。那么从一般来说我们境外投资的目的,不外乎是绕开贸易壁垒,获取战略资源,取得先进技术,或者是开拓海外市场。那么在当前来看,确实是有一个比较好的机遇,主要是什么呢?一个就是现在国际上的直接外国投资,其中并购已经占到80%以上,为什么?是因为现在大部分产品的生产能力已经饱和,你再去重新建绿地,建新厂没有必要,所以要通过并购来实现这个目标;第二就是说现在来看,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程度,国家提倡走出去,所以我们也应该在经济全球化这样的大潮里头,要提高我们的国际竞争力,要走到国际市场上去竞争,不能光还是锁着我们自己;那么第三就是由于金融危机,现在的资产价格相对来看比较低,而且呢,这个有一些原来的限制,由于他的国家遇到金融危机的,他要相对的放松一些有关的限制,所以说现在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何帆:相关管理、业务整合等是海外并购后的关键
(《今日观察》评论员)
   
很多企业在海外并购的时候,缺的一个就是在做评估的时候存在着失误。第一,很多企业本来是要到海外去收购先进的技术,但是它对技术的发展的趋势却有一个错误判断。第二,就是我们看到有一些企业错误的判断了这个资产的价格,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就很难来衡量一些企业的资产价格。比如中投投资黑市,中国平安投资富通银行出现的亏损都是跟这个有关的。我们没有想清楚对方能够给我们什么,这个可能是收购时中国企业犯的一个主要的错误。
    如果单纯就价格、行情来说,现在应该说是不错的。金融危机之后,各种资产价格都比较便宜,包括资源的价格也很便宜。那么也有可能还会进一步的下降,就是现在可能还不是最底的时候,但是这个价格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如果把它收购过来之后,能不能把它管好。中国企业缺的就是我们的业务整合能力,我们的金融管理的能力。没有把公司经营的理念,把公司的文化有一个很好的整合的话,那最后可能不是一个双赢,而是一个双输。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兼并者要比被兼并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金融危机蔓延,海外抄底步伐怎样走才能既快又稳?
成思危:海外并购要积极、慎重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不能够只想到抄底,抄底是想就是利用国外价格比较低的时候去赚钱,但是应该首先要考虑,并购的目的是什么,刚才我说那四个主要的目的,是不是符合你的目的,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去买过来,管得好,退得出。所以这些问题恐怕是最重要的。
并购和捡便宜货是不一样的,那么如果你是盲目地去所谓抄底的话,你很可能遇到的就是你买的东西没有用,或者买的东西是个废品。
    我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建议就是积极、慎重,因为并购是一个大趋势,跨国并购更是当前一个重要的趋势。这不仅是为了提高我们自己的竞争力,参与到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同时也是为了能够使我们的企业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对我们成功的企业,应该认真地总结他们的经验,所以关键的是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出征了,而是应该出征前做好准备。在出征的过程里,不断总结经验,吃一堑长一智,这样使中国的企业真正能在国际上实现自己的声音,建立自己的形象,使我们有更多的企业能够在国际这个舞台上发挥它的作用。
何帆:政府在企业并购过程当中应该起到积极作用
(《今日观察》评论员)
   
善意的冷水我刚刚已经泼过了,我想这个也是学者应该做的,就是我们应该提一些忠告。那下一步,可能更多应该是政府不仅要把到海外出征的企业扶上马,更重要的是要送他们一程。现在有一些政府部门也在积极出台相关的政策,比如商务部网站的首页上,已经推出来一个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和地区的指南,这个对于很多想要到国外去投资的企业来说是比较有帮助的。但是慢了半拍,这个时候可能有一些企业已经坐到谈判桌上了,才刚刚拿到一个看起来还是比较粗略的分析。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政府通过外援的力量,能够帮着这些发展中的国家,能够做出基础设施的建设。那中国的民营企业到外面去投资的条件肯定就会更加好了。
乔治•索罗斯:并购双方要有良好的沟通
(LCC索罗斯基金会董事会主席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认为一个良好的纽带和共识非常重要,中国的资本投资要遵循国际准则,同时其他国家也接受中国投资,(中国企业)需要从更多的经验中学习,特别是高科技方面,中国终将学到。
华金声:并购中要善于与政府沟通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在中国经商二十多年,依我所见中国的企业,在某一地区做新的投资时,非常善于同时协调各级政府、社会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中国企业与地区省级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合作很重要,在美国也同样应该做到这一点,与利益相关者、政府,以及工会团体(处理好关系),我认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经验,教你如何在中国做生意,相同的经验同样适用于中国。这将有利于增加在美国的新的额外并购。
成思危:知己知彼,退守自如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的忠告就是还是一句话,知己知彼,要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特别要知道对方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才真正能够去买得进来,管得好。同时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退得出去。虽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是很复杂的,但是企业本身一定要明确并购的目的,一定要能够做到双赢的这样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