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一辆公交车发出的警告(2009-6-9 cctv-2《今日观察》)  

2009-06-18 23:35:05|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公交车燃烧,27名乘客不幸遇难,事件调查的进展如何?有哪些细节引发思考?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成都6.5公交车燃烧事件,到今天为止,已经有27位乘客不幸遇难,另外还有70多人受伤,几天以来这起事件一直牵动着很多人的心,公交车起火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公共安全应该得到怎样的保障?我们今天将对此展开评论。
     两位评论员是何帆和刘戈。一起来看一看相关的新闻背景。
     6月5号早上8时,当成都市9路公交车在川陕立交下桥处剧烈燃烧之后,城市公共交通安全的话题,就成为了这几天来中国社会高度关注的一个焦点。
     76人被紧急救治,27人在这场火灾中遇难,事件严重的程度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截止到昨天晚上8点,四川省卫生厅通报,成都6.5公交车燃烧事件,新增一名特危重伤员,目前共有8名特危重伤员,生命体征极不平稳。
     此次发生燃烧事件的公交车,民众并不陌生。这是一辆在众多城市里广泛使用的空调公交车。由成都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配置雷诺柴油发动机,该型号车报废条件为使用10年,或行驶50万公里,该车于2005年2月投入运营,目前运行26.8万公里。
 好好的汽车为何会燃起大火呢?参与此次事故调查组技术组副组长何建生,在成都人民政府举行的第五次发布会上介绍,成都公交燃烧事件中,有人携带汽油上车,不排除过失或故意引发燃烧。事故车油箱可装柴油180升,6月4号加油137升,到6月5号行驶160多公里,事发后油箱剩油107升,与公交车加油记录吻合。同时事故现场没有发现洒出来的柴油。
     对于车辆上的安全设备问题,成都市交通委员会主任胡庆汉表示,该车原备有三只安全锤,经过现场技术人员报告,在事故现场已发现3只安全锤。
     昨天成都公交集团公司总经理,成都公交集团北新巴士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树光引咎辞职,事件原因也在进一步的调查。

    主持人:根据成都市政府公布的这个调查的结果,说呢这起大火的原因是有人携带汽油上车而引发的,那么从6月5号到现在,在媒体上,以及在民间都有很多种传说,有很多种版本,说这起事故起火的原因是什么,过程当中的一些细节又是怎样的?那么两位评论员,你们如何看待这一切?你们有什么看法?
    刘戈:应该说事件已经过了4天了,这4天来,我们看到实际上有两条线索在平行的发展,而且经常也会交织在一起,一条线索就是民间的怀疑和猜测,那么有好几种说法,另外一个是政府的应对和答疑,那么一直在交叉的进行着,那么开始的时候很多网民他们就是说把这个聚焦点集中到那个锤子上面,就认为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跑出来,可能是因为在那个车上,没有那个安全锤的话,没有被安置,而且这个车有“前科”,以前在一次检查的当中,当时就被记录在案,没有安全锤,后来现在看来,经过政府这样的一种勘测的话,找到了安全锤的把手,说明了这件事情的话,现在已经被澄清了。另外呢,大家……
    主持人:就是说这个安全锤是在车上的。
    刘戈:是有的,是有的。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大家还怀疑,这个司机是不是有处置不当,比如说有的网友说,司机本来有人叫他说车着火了,他还没有及时地停车,又走了很长时间;还有的说,他没有及时地开车门,自己就跑了;还有的说,他跳下车以后,也没有积极地救援。那么现在经过调查也证明,这位司机确实是当时是打车门,试图打开车门,但是由于可能线路出现了问题,最后车门没有打开,他跳出去以后,那么一直的话,在进行着救援,而且进行了报警,那么在这个当中的话,没有明显的失当行为。所以这五天这样的一个过程来看,确实,成都市政府在这件事情上,还是保持了它的及时和透明这样的一种沟通,所以的话,因为有了前期这样一个沟通,我们也相信不久以后的话,会有一些更清晰的,更全面的调查结果出来。
    主持人:随着这个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这个结果会越来越清晰。
    何帆:这个公共汽车为什么会着火呢?一开始很多人,还是在猜测,会不会是公共汽车自燃。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可能性就被排除了,因为这个车烧的是柴油,但是在车上燃烧的这个液体是汽油,而且这个车的这个柴油并没有泄漏,那就一定是有人带汽油上去了。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判断,这个带汽油上去,他到底是故意的呢,还是一个过失?

    何帆:那第一种可能性就是可能它是一个意外事故,但为什么到现在我们的这个政府还没有办法能够认定这是一个意外的事故,因为这里头的疑点的确太多了,不得不令人怀疑,这里头可能会有人是有故意来作案的。如果你再分析他的作案动机的话,又有可能,第一种这可能是个别的案件,就可能有人他有某种个人的这个行为的动机,你比如说他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情,然后极为仇视这个社会,所以采取了一种极端的做法。
    何帆:对,但是另外我们也不排除,有可能这个是一个有预谋,有组织的犯罪,那如果要是这种情况的话,我想我们就要严厉的谴责这种惨绝人寰的这种行为,惨无人道的行为。而且我们一定最后会严惩凶手,以告慰亡灵。那即使是最后定性说这个是一个意外的事故,那这也是在公交史上一次最大的这个惨案。就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的人,而且当时的这个惨状,的确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我们真的是希望像这样的惨剧以后再也不要发生。

    主持人:所以现在我们也是和大家一样,非常期待一个调查的结果,查个水落石出,现在有很多观众朋友给我们上传了一些他们的看法,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这位朋友他说“我是成都人,每天乘坐公交车27路、72路、34路上下班。近两年,成都市为了城市形象和环保,淘汰了大批老式公交车,新增了几乎封闭的空调车,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车上配备的安全锤时常有丢失的情况,特别是上下班高峰的时段,车上人满为患,一旦发生类似燃烧的事件,造成群死群伤是不可避免的。”
    其实这个现象不光是在成都,在很多的城市也是,因为人口比较多,所以上下班高峰的时候,很多都是很拥挤。
    何帆:都会有超载的现象。
    主持人:对啊,所以我们说坐公交车不说“坐”,我们说的是“挤”公交汽车。这是一个普遍的一个情况。
   再来看另外一个朋友,他说“公交车的设计有问题,窗户密封,车门在紧急状态下不能打开。”这刚好应了成都市政府的一个公布的调查结果,司机他其实当然是开这个车门的。
    主持人:但是已经失控了,打不开了。“还有就是公交车的安全出口在紧急状态下不容易打开,这些都是造成这次事故伤亡惨重的直接原因。至于铁锤当时不能找到,这个应当属于管理不到位,也是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
    那么在这一次6.5成都公交燃火事件之后,各地公交汽车都有了一些改进,现在我们就整体的梳理了一下,一起来看看。

    成都公交车燃烧事件之后,全国各地的公交公司和政府部门把目光聚焦在了这个公共行业的安全问题上。防患于未然的管理思路,这几天成为了各地政府部门主要的工作思路。
    6月5日,北京对全市所有公交车辆进行大检查,彻查公交车的安全隐患。此外北京还对地铁车辆加强了安全管理,尤其对114辆老旧车辆进行了专门的诊断,而地铁的安检问题,北京市再次进行了强调,地铁站必须严格执行逢包必检的规章,同时地铁也要强化液体物体的重点排查。
    重庆市的最新规定是,当地公交集团立刻对主城区6500多辆公交车进行安全检查,避免公交车自燃现象和机械故障引发的事故,全密闭公交车将进行安全锤等安全设施的检查,各枢纽站、始发站主管部门将安排专门人员进行三危品检查,杜绝易燃、易爆、易腐蚀、有毒和放射性等危险品上车。
    在武汉,公交集团将斥资50万元,为所有的公交车安装统一的安全锤。每台车不得少于两个,同时安装报警按纽,安全锤一旦取出,报警器就会启动。
    深圳、南宁等地也布置开展了,全市交通行业安全的大排查行动。
    沈阳市交通局就紧急决定,有空调的公交车改为两用车,封闭完好的车窗更换为推拉式车窗,并禁止携带桶装液体者上公交车。
    主持人:虽说这个事故的失火的原因还没有真正地调查清楚,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还是可以告慰很多亡灵的,就是各个地方的公交系统的安全意识被唤醒了,各地地方都在加强公交车的一些安全防患的意识,包括一些具体的措施。那么两位评论员,你们觉得这一次的事件,给这个公交系统或者说给我们的安全意识敲响了一次什么样的警钟?
    刘戈:对,现在我们在做亡羊补牢的事情,但是确实魔鬼永远隐藏在细节当中,那么我这块先让大家先看一张照片,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就是出事的这个车叫首都牌汽车,是成都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那么基本上从外型看,我仔细对比了一下,现在这个一车型叫做CDK6121这样的一个车型,这个车型跟我们照片上看到那个车的话,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就我自己判断是差不多的。我们看到,就是在最后面,是有一个小窗,那个窗子是可以打开的,最后有几个,据报道有几个人就是从那个地方跑出来,其他这些窗子,全部是封闭似的。那么这样的窗子,当时在这样的一个紧急的情况,既是有安全锤,是不是有人会知道哪个是安全锤,怎么来砸碎它,那么可能由于火着的非常的快,可能没有那时间。这是一个细节。我们再来看一个细节,就是司机试图打开车门的时候,最后车门打不开。那么实际上国家在这方面是有标准的,一个叫做《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一个叫《客车结构安全要求》。也就是这种类型的大型客车,在你内在的动力打开的时候,打不开,开关打不开的时候。
    刘戈:用人力从外面是应该可以打开的。但是我们在网络视频上,有那么多的市民见义勇为去试图把门打开的话,最后的话,也没有打开,所以是不是在这样的一个细节上面的话,又被忽略掉了。
    还有呢,我们再来看另外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现在在网络上是一个最多的一张照片。就是这一趟车被烧焦以后的这种惨状。大家仔细看一下,现在车内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也就是说座椅的话,大家看,只剩下了钢管,这意味着什么?座椅上面的材料被全部烧光了,它加入了燃烧了。所以大家会看到五六米高的这样一个火焰。所以,而且着的速度也非常快。那么国家的标准来说的话,是严令使用这样的话,易燃的材料作为大型客车的内饰和座椅的,如果是仅仅有人放一个,用汽油放火的话,可能如果要是没有,刚才我说的,如果逃生的渠道被注意到了,如果门还能从外面打开。
    刘戈:如果里面用的是阻燃的材料,可能伤亡人数会大大降低。
    主持人:当然这个细节当中,不光是一个服务的细节,而且是一个是否规范,是否按照标准化的设计,国家的要求来做的一个细节。
    何帆:对,我们现在看到,包括成都,包括各个城市都在借这个时机重新对原来的公共交通进行全面的检查,这当然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但是这其中还有比较遗憾的一点,就是这一次又是一场事故才变成了加速检查、加强检查的催化剂。
    何帆:而且我们现在看到,就是各地在对公共汽车进行重新检查的时候,他们关注的,所采取的措施,这些都是说为了防止像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出现公共汽车突然着火了,要采取一些防范的措施,但是我们的公共汽车安全里头,可不仅仅只有这个问题。
    何帆:还有很多问题,你比如说在北京,就曾经出现这样的,就是公共汽车的司机,突然猝死在方向盘上,开着开着车,突然猝死了,那你设想,如果他这时候开着车正在立交桥上,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马上就可能是车毁人亡了。那么另外的话,还有我们经常会谈到,说超载的现象,尤其是在上下班,这些车上都是人满,都是挤得满满的,像沙丁鱼罐头一样。那这些问题都是有可能会出现安全隐患的。所以我这里头可以给大家一个数字,就是我们每年在道路交通上,我们运输的总的人次是200多亿,那铁路,大家都说铁路,年年的时候都运送很多人。
    何帆:铁路每年运送的人次是13亿人。

    主持人:比公交车少得多。
    何帆:对。飞机每年运送的人次是4千万人。所以大部分我们每天我们上学,我们工作,还是依靠的是公共汽车,所以这个它的基数靠公共汽车出行的人数,它的基数是非常大,哪怕是像成都这样的事件发生的概率很小,但是你架不住它基数很大,所以类似的这种事故会越来越多,而且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它的社会成本和代价,那可就太大了。
    主持人:一起公交车的失火事件,造成了这么多的人员伤亡,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那么在政府的城市建设方面,在公共安全方面,又要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呢?稍候我们继续评论。

    公交车起火,再次敲响安全警钟。亡羊补牢,痛心过后,我们又该做些什么?《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继续我们今天关于成都公交车起火事件的评论,现在大家都非常关注这起事件,现在我们也看到有很多朋友他们拍了一些照片过来,我们看一下,请两位评论员看一下,其实这个是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经常见到的一个场景,上下班高峰的时候,公共汽车就是这么挤,这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一个场景。
    何帆:你在这里看这个照片,你还体会不到,你必须得加入这个人流才能够有切身的体会,这车我就坐过。
    刘戈:而且这张照片的话还不算最极致。
    主持人:我记得在3个星期以前,我去北京站,因为堵车特别厉害,然后我就坐了地铁去,地铁它能保证时间嘛。
    主持人:我当时我就觉得那个行李箱几乎是托不上来,因为人太多了。
    何帆:我上班的时候,经常坐地铁,在上班的时候,高峰时间的时候,后面会有一个人把你推进去。
    主持人:对,你不用动的,有一个自动的惯性就把你推进去了。
    再来看这张,这张同样也是这样的,这也是经常,而且这个是我注意到,是一个公共汽车站的起点站,按理说起点站的上下的人数还不应该是最多的。
    这两张照片,其实都是我们大家比较熟悉的,经常看到的一个生活当中的场景,所以公交车这个起火事件也就备受大家的关注,对于这一点,各方媒体也有很多的评论,我们梳理了一下,一起来看。
    成都发生的公交车燃烧事件,让公共交通安全的话题,成为了中国社会普遍关心和讨论的一个新焦点。
    《人民日报》发表时评“怎样让悲剧不再重演”。评论指出,有些事总是让人感到揪心,从“毒奶粉”事件,到“华南虎”事件,再到“俯卧撑”、“躲猫猫”等系列公共事件的发生,都让人看到有的职能部门在公共事件中的被动局面,往往只有在发生不可控制的严重结果之后,问题才可能得到令人相对满意的解决。
    除了常规的思维落点之外,《羊城晚报》给出了一个略显独特的观点,文章说“公交改革应从内部决策走向民主听证。”公交车燃烧事故中,公众不该忽略三点:一、国内各大城市公交车超载太过严重;二、城市公交车的安全管理仍存在死角;三、对于公交的投入不够。公交车兼具公益性质,关系到每一个市民的民生问题,如果能介入民主听证程序,或许效果更为理想。
    《现代快报》的文章,从实用的角度,把目光盯在了空调公交车的闷罐设计上,“公共交通‘破罐’须全国统一行动”的文章中指出,一旦这些玻璃更厚实、行动速度更快的“全闷罐”突发人为过失或故意的燃烧,后果不堪设想。韩国早些年地铁车厢人为纵火案所酿惨剧,人们不该忘记。
    主持人:我注意到“公共安全”这四个字是媒体提的比较多的一点,刚才两位评论员也谈到了细节的问题,这个细节不光是服务的问题,不光是一个软件的问题,很多是在于一个硬件,你怎么样样符合国家制定的标准,怎么样执行,不走样,那么两位评论员认为,在公共安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补什么样的课?
    刘戈:对于飞速发展的这样一个成长期的中国城市来说,很多的管理方面的话,可能就是,而且财政的投入方面可能就比较滞后,你比如刚刚辞职的成都市公交公司的这个李树光总经理。
   刘戈:他就讲到,我们国家对整个的公交事业,对于他这个,至少从他自身体验来说的话,是投入是远远不够的,这些年,你比如说像成都,330万固定人口,还有大量的流动人口,那么现在只有不到4千辆的公共汽车。所以的话,总体上来说的话,资源不够,所以的话,在高峰的时候,就拥挤得非常厉害,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法规上的滞后,我们现在公交车执行的国家标准,每一个站立位需要多大平米呢?0.125平米。这就意味着一平米可以站8人,那么一平米站8个人是什么概念呢?大家基本上就是身贴身了。
    刘戈:前胸贴后背了。所以这样的标准,还在使用。所以的话,总总这样的一种缺失,说明了什么?说明就说我们整个对于公共安全,城市公共安全这件事情的话,还没有按照它现在这种成长的速度跟得上。何帆:我们经常说一个词,“与时俱进”,这个词说起来很容易,但是真正要做到非常困难。就是我们现在城市化的确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你想10年前城市的人口有多少,现在城市的人口是多少。
    何帆:而且这还不仅仅是一个人口数量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的这个城市的结构跟以前比的时候,变得更加脆弱,更加失衡,比如说我们可能自己会使得环境污染,我们可能会出现食品安全的问题,现在已经屡见不鲜了,而且甚至不排除在未来我们可能会有一些非传统的安全,可能会有一些人为的,尤其是在现在在城市的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的时候,不管你是天灾还是人为的因素,一旦出现危机之后,他的这个后果,将会比原来的时候,要放大很多倍,因此我们总是在讲公共安全,在讲公共安全,那过去的时候,我们的城市管理,基本上还是初级水平,还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现在我们的城市管理已经一定要划出来这个航海图了,而公共安全就必须被纳入到我们城市管理的这个总体规划里头,而是要占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对。现在我们也看到很多朋友给我们上传了一些他们的看法。

    “好好想想”这位朋友他就说“这样的悲剧不是孤立的,它反映出我们的公交运营、道路交通、市政管理以及公民的道德水准等多方面存在的问题。试想,如果公交车发车间隔不是太长、道路不拥堵、不用等半天才来一辆车,谁会愿意去上已经很挤的车;如果禁止易燃易爆危险品上车,不是只停留在口头宣传上,而是有切实可行的措施,怎么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还有公共安全意识、逃生知识的普及是否都深入人心?等等,等等。让我们大家都好好思考一下吧。但愿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愿那些亡灵安息。”
    另外一位朋友他说,“成都‘亡羊’,全国要及时‘补牢’!”也真的是这样,那些已经离开了我们的亡灵确实唤醒了很多大家共同的安全意识,愿他们在天堂里安息。
    那么对于这一点,我们的特约评论员也有他们一些看法,我们现在来看看他们的看法。

    马怀德(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像这种提供公共产品,公共交通运输保障的,政府更多的是要从公共利益的角度考虑和出发,而不是从经营利益的角度考虑出发,更多的是提供更加便利的,安全的公共交通,比如说增加公交线路,改善它的结构,提高它的性能,尤其是要提高公交运输的安全标准,增加它的容量。
    李成言(北京大学 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好像这个市场,交给那些市场运作人运营,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其实是错了,最终还是政府的问题,政府的责任。确实是没有很好的,从观念到实际行为选择上,有一个很好的理念,要有现代公共管理的一些理念;第二个就要有现代管理当中的危机预案。
    李伟(中国现代国际管理研究院 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所长):公共安全突发事件,暴露了另外一个问题,政府的引导和提升民众的一种自发性的,或者有组织性的进行(安全)演练。比如日本,日本是一个地震的高发的国家,所以它对民众的应付公共安全突发事件的教育,从小学生,甚至幼儿园就开始做起,对于孩子的这种安全逃生的教育,应该从幼儿园就开始抓起。
    主持人:面对目前城市,各个城市全国各地这个城市的迅速发展,可以用这样的话说,就是形势喜人,但是形势逼人。其实要求我们的政府以及我们的公民要做出相对应的发展的一个成正比的这样的一个状态。两位评论员,你们在城市的公共安全上,有什么样的建议?
    刘戈:其实这个话题非常沉重,这么多人失去了他的生命,还有70多个人在病房里头忍受病痛这样一种煎熬,但是我们回想一下,就是在每一件事情上的话,我们更多的是希望政府来完善它的职责,相关的部门的话来尽职尽责,这当然没有问题,确实是这样,但是的话,返回来我们也应该考虑到,每一个人都是他自身安全的最后责任人,就是,那么因为很多,就是今后的话,我们面临的一个课题,就是为了提高大家的这种公共安全的这种水准,那么可能我们会承担更多的成本,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你比如说,北京地铁,加了安检了以后,我们每一个人就要把包要通过那个安检一下,这个时候有的时候可能耽误你的时间,有的人可能就不愿意这么做,而且我们也没有习惯,比如说更多的去熟悉消防拴是怎么使的,灭火器是怎么用的,逃生的通道是怎么样的,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可能要更多的花时间,来承担这样一种成本,而且的话,我们能够容忍这种提高安全系数给我们带来的不便,带来的成本,那么这样的话,既是对自己的生命的安全的负责,也是对其他人的生命安全的负责。
    何帆:打个比方来说,我们现在中国的城市化也像一个公共汽车,就是一个方面我们看到它硬件在改善。但是软件没有跟上,在硬件上我们现在都在,各级政府都在喊,要城市建设,要经营城市,所以我们修了很多路,盖了很多楼,但是我们的公共安全没有跟上,那么另外一个,过去我们这些公共汽车习惯的思路都是多拉快跑,赶紧拉更多的乘客,然后赶紧往前赶路,赶紧拉到下一个车站。但是你忘了,你现在正在超载。那我们过去的城市化,也是有类似的情况,就是我们一直在拼速度,我们在比这个发展,比发展的速度,但是我们忘记了我们的城市化可能承载了太多太多的职责。所以这个时候应该是适当的把步伐放慢的时候,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不仅要往前看,要抬头往前看,而且要低头看脚下,因为你在脚下可能会有很多绊脚石。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