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黑客”变“黑帮” 道德沦丧  

2009-04-01 18:27:28|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3.15晚会电脑黑客窃取我们个人密码信息,通过操控“肉鸡”,几乎把他们的黑手伸向我们个人信息方方面面,在他们面前,我们每个人隐私,好像一座不设防的城市,那么这些电脑黑客为什么如此嚣张,在网络我们如何保障我们个人信息安全?CCTV2《今日观察》主持人陈伟鸿和评论员何帆、张鸿共同评论。


“网”不住的隐私
  虚拟世界,互联网有双黑手伸向我们身边,面临怎样新的挑战?


何帆:“黑客”变“黑帮”  道德沦丧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把这些人都称作“黑客”,但是此黑客非彼黑客。现在的是降级的黑客。原来黑客是热爱技术热爱电脑的高手,他们认为电脑软件应该是免费的,他的理念和商业理念正好对立的。但是后来的时候我们看到“黑客”变成“黑帮”。因为技术手段越来越容易获得,上网的人越来越多,网上交易越来越多,潜在的猎物越来越多,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开始出动了,这已经影响到互联网的发展,很多IT公司过去做软件首先考虑用户友好,怎么让用户用起来更方便,现在安全摆在第一位。
 在互联网世界里,做善事会变得更加便利,做坏事情成本也会更低.比如不仅仅这些小蟊贼,如果还是恐怖分子,如果极端分子,这个时候网上黑社会和网下黑社会打成一片,而且中国也有这样的例子,在黑龙江专门侦破有一帮半大的小孩子,利用网上QQ群搞黑社会,这种趋势非常令人担忧。


张鸿:利益驱动黑客产业链
(《今日观察》评论员)

 曾经有一个女网友,登陆QQ后突然有人找她聊天,说“你做我女朋友”,对方说,如果你不做我女朋友,让你看一段视频,打开看,就是自己摄像头。还有一个游戏网友,费了很多钱。到比较高的级别,然后突然他所有的资料没有了,这个拥有很高级的身份不再属于他了,然后对方给他发了一个邮件告诉他,你这些东西已经归我。所以我们不要以为我们输入密码,别人是看不见的,实际上对方看到一个实实在在的数字,对方如果盯着你实在可怕。
网上有一段广告,“你是不是想监视你的商业对手一举一动,我们为你提供专业破解服务”。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因为专业人士说,80%以上的电脑,曾经或者正在被远程控制。 
其实这个背后有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不是小蟊贼,是散户,是完整的商业链条,从最开始技术研发有很多种,请人来寻找漏洞,电脑有很多软件补丁,补丁是补漏洞,技术人员在补丁发布之前,黑客提前发现漏洞,这个木马就值钱,然后可以在外面黑客整个产业进行交易。
和现实生活没有多大区别,没有销售的巨大的外面其他的成本。所以就是说整个这个背后,我们看虚拟的社会,虚拟的世界,它背后的这个产业链是实实在在的,这个利益是货真价实的。

何帆:破解黑客三大难:捕捉难、取证难、定罪难
(《今日观察》评论员)
黑客产业链的监管实际上很难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要承认这个现实,因为这些黑客在主动攻击,我们如果去监管他,防范他,我们被动防守,肯定没有办法打过主动进攻。
在美国黑客历史上,还有十大悬案,1998年有一个黑客侵入美国宇航局,现在人还没找到,;1999年有一个黑客把美国军用的卫星黑掉了,十多年过去,还是不知是谁干的;中国从1997年到2005年,公安机关立案的有大概1万多起,这些案子最后真正按照刑法规定有关条款给定罪的只有14个案件。这里头有很多第一个立案很难,另外取证很难,定罪很难,因为比如说网络的游戏的帐号被偷了,偷了之后,怎么定罪呢?警察去办案的时候,很多警察他是比较朴素的,他说这个是盗窃,因为你是盗窃了人家的财务,到法官那里,法官说这个好像不太好,法官判案可能会判定为“妨碍通讯自由”。原来的法律没有办法能够非常严密来应付现在网络犯罪。新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倒是开了一个好头。

张鸿:“平民化、低端化和傻瓜化”造成黑客泛滥
(《今日观察》评论员)

  网上的广告“你还在为黑客梦想,摸索百思不得其解头疼吗,赶快加入我们黑客培训”。这是网上随处可见的招生广告,黑客的平民化,低端化和傻瓜化,造成黑客泛滥非常重要的原因。现在据说成为很高端的黑客,一个16岁的孩子经过短期培训就可以。南京最近破获的案件就是这样,两个哥们,老大基本上不上网找一个能设计网络软件的兄弟,贩卖个人信息,一共挣了几百万。
传统意义上的黑客已经不存在了,那是一些技艺高超的匠人,就像铁匠,那些黑客看谁打造锋利好看的剑。现在不是,现在这个黑客直接拿着剑杀人,一个剑成批量生产。我们普通人手无寸铁,这些人有这把剑,直接刺向手无寸铁的人。  
 
 李铁军:现在互联网的环境很恶劣
(金山毒霸病毒工程师)

我们每天能够接收到的,比较新的那种文件大约是在30万个左右,我们在分析这些文件的时候,发现每天大约有上万个新的病毒,到目前为止,我们掌握到的,完全不重复的病毒样本,已经达到了3千万个左右吧,所以这个数量是非常惊人的,网民所面临互联网的环境是比较恶劣的。

张新宝:加强法律建设来净化网络环境
(中国人民大学信息法研究中心主任):
黑客进入是最近几年一个愈演愈烈的问题,互联网的发展,包括产生的一些副作用,对它来说毫无疑问,需要用多种方式来加以治理,比如说我们的公共道德水平的提高等等,这是一些很重要的方面,但是主要还是依靠法制,正在起草的《侵权责任法》,对此做出了规定,另外我们国家行政管理方面,当然集中打击可能会带来暂时的效果,但是这个执法活动不能够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事,我也丝毫不指望说,我们搞三个月的运动,就能使互联网(环境)净化,然后侵权(现象)就会大量的减少,乃至没有,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何帆:应加大对个性人信息、隐私保护的投入力度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过去讲网络安全、互联网保护的时候,更多侧重要保护,比如说不能让黑客入侵,而且不能在散发一些色情非法的言论,这些很重要,现在同样重要的是要重视在网上保护个人信息的权利,保护个人的隐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不是说我们要灭自己家的威风,长别人的志气,而是必须认识这是一个非常艰巨和漫长的任务。随着互联网发展,这个任务将会一直会存在,现在我们配置的资源、投入的精力远远不够的。如美国有一个专门负责互联网安全的,警察局里面有专门一个小组负责互联网安全,每年这个小组能够获得的预算的经费就是7千万美元,所以在他整个财政播出来国防的预算里面,都是占有一定的比例,我们在这方面实际上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过程。


张鸿:现实的秩序来治理虚拟的世界
(今日观察)评论员)

   虚拟社会有很多现实的产业链,包括说装备有游戏币,虚拟世界有现实秩序,在现实社会中,在家里如果你没经我允许就进来,我就可以报警,那虚拟世界也是,我的电脑就是我的家,我不请你,你来了,你就是侵犯我的家,不一定你把我IP地址拿出去,就犯罪,只要侵犯他人的个人隐私,就侵犯他人的权利,就要承担法律的责任,我们需要现实的秩序,来治理虚拟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