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转换思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09-04-01 18:20:28|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下在广东有一个很热的概念叫“双转移”,简单地说就是产业和劳动力的大调整和大升级,调整转移的是广东的多年的优势产业,改变的是广东延续多年的产业发展模式,那么“双转移”需要的不仅仅是前所未有的勇气,更需要的是前所未有的魄力,勇气和魄力从何而来,广东会因为这样新的思维,有什么样的概念?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新思维?CCTV2《今日观察》主持人和评论员是何帆和张鸿共同评论。 
    耗时五年时间,政府投资500亿,广东实施劳动力产业双转移,是华丽转身,还是扩大风险?金融危机下的大转型,会给广东经济带来怎样的变革?
    何帆:转换思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日观察》评论员)
    “双转移”战略对广东来说是一次大撤退,国际金融海啸来袭,所以要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其实不是政府突发奇想,要搞转移,而是首先企业要转移,因为广东有很多劳动力成本在上升,还有环境的问题等等,使得有的企业已经想要走了,所以广东省政府不采取一些办法,这些企业飞走了,所以政府想通过引导,通过“双转移”让一些企业还留在广东省内。
   比如中山市相对比较发达,旁边有一个河源市相对比较落后,中山市有近一个亿帮助河源一起搞工业园,专门承接从中山市过去的一些企业,为什么?希望这些企业能够留下来,希望把根先扎起来。现在广东省必须要做一个选择题,A救企业,因为现在企业状况比较困难,B要调整经济发展的模式,因为经济发展模式走入一个死胡同。他们现在给出的答案B,为什么做这个选择?因为企业有企业的困难,是短痛,但是经济发展战略出现问题是长痛。
   就像广东省领导所说“现在是要杀出来一条血路”.如果再这样广东的经济就是不可持续的。现在不仅仅产业要调整,劳动力要调整,而且思路也要转换.其实如果转换一下思路就会知道,实际上还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过去广东这么多港口,为了出口,现在外部市场一下子变得不景气,可以换一些思路,你的港口除了出口,还可以进口,如果港口变成向内辐射焦点,可以发挥新的作用。而且广东也不是说只能做造鞋子、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也有一些非常新的行业。实际上广东在走一条路子,从过去的中国制造,他们想寻找一个路子,想把它变成中国创造,中国设计。

 张鸿:双转移是产业和人才的升级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个“双转移”也就是广东省内产业和人才的“大腾挪”,如果我们看下广东的地图的话,就会知道我们一直以来认为广东很有钱,从综合GDP来看是这样,但是珠三角地区GDP很高,其他地方很低,人均GDP在沿海省市十几年一直是倒数第一,珠三角相当于粤北的5倍,相当粤西的4倍。所以这种不均衡造成整个发展呈现“翘翘板”,所以整个要升级。就是把珠三角相对落后的制造业转移到没有开发、比较穷的地方去,然后吸引新的、更先进的生产力,这个已经尝到一“甜头”,比如在深圳的宝安区去年一到10月份转移出去108家企业,这108家企业,是24亿总产值,现在吸引先进的企业带来总产值是300亿。其实这个双转移说白了就是产业全省产业的升级。根据这个升级业带来了人才的一个新的一个流动。
   08年初提到“双转移”,这个再往前更深的一个背景,就是这么多年广东在它发展的时候其实一直有成长的烦恼,广东一直是制造业,高耗能资源型,低附加值,当地企业不可能招来有先进生产力的投资,必须要进行转型,而且沿海珠三角地方城市里面,人口压力,资源压力、环境等等压力特别大。05年广州深圳东莞等6个市外来人口出生婴儿人数已经超过本地户籍人数,如果按这个算,每年小学人口有5万外来人口上小学,要建25所小学,所以对地方压力特别大,而广东省本地劳动力还没有远远用足,因为它2千多万流动就业人口,其实广东省本省只占700多万,本地农村还有500万农村劳动力,要把这些人怎么从一产业转移到二三产业,从整个省的角度不得不均衡,一些地方淘汰,一些地方引进,人口在这种升级换代,整个一个转型。
 “双转移”时机到底是否成熟,中小企业怎么才能顺利发展?广东省政府对于自己的“双转移”战略,也在采取着及时地调整。
   何帆:双转移 :政府做好服务工作
   (《今日观察》评论员)
   大家担心腾龙换鸟,这是民间解释,政府说“双转移”,你说腾龙换鸟,大家担心,这里是不是有政府干预,政府老腾笼子换鸟,腾笼子换鸟,把鸟弄死?我们必须区分政府能够干什么,还有就是不能干什么,我觉得两个政府不能干,一不能保护这些落后的生产力,市场像一个海洋,企业都游泳,如果游得好,生活很好,游不好,被被淹死了,这有风险。一味保护企业对整个经济发展不利,还有不能强制,全部拆走,这是野蛮拆迁,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政府很难判断哪些产业留下来,哪些企业要搬走,所以哪些产业留下来,哪些企业要走,要由市场说了算。另外如果把这些企业全部一刀切,全部关了,还有那么多农民工怎么办,就是还要考虑它的社会影响,不能过河拆桥,政府应该做,我觉得提供很好的服务,一个提供政策,因势利导。把它转移过程让它更平稳一点,不要那么痛苦,另外政府提供很好的服务,优势就是产业集群,现在保留优势,希望企业搬迁的时候是整个产业集群都搬迁走,比如现在吸引企业来投资的企业,如果只有一个企业过来,很难给你提供服务,但是一下子来了产业集群,好,可以给你提供很好的环境,给你修路、盖厂房、甚至污水处理厂、发电厂都能够分配,这样才能让政府提供服务发挥规模效应。

张鸿:必须充分考虑转移过程中的困难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广东省企业非常困难,因为出口已经没有了,所以企业员工要下岗,有一个困境就是希望政府能扶持,可是企业在珠三角已经不是被欢迎的企业,所以政府不会有那么大的扶持力度,甚至政府会鼓励我说,让我去粤北或者粤东去,到那个地方再投资建厂房,虽然那个地方电价,水价便宜。但是在严冬的时候,让企业去就变得很困难。还有东莞市委书记举了一个例子,这个镇有3万人,但是他吸引10万外来劳动力,为什么?因为这个镇生产世界知名运动鞋名牌,有10万人现在作为转移出去的产业,说让这个产业转移出去,那这个镇镇政府,包括东莞本地也不希望转移出去,转移了,地方经济就业都会收到影响,所以新的问题出来以后,外部环境改变以后,我们咱战略上考虑,根据战情有一些改变,有一些策略上的微调,这个我想地方政府需要考虑的。

   黎友焕:广东某些地方对“双转移”认识还不够到位
   (广东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实施“双转移”主要是针对发达地区、珠三角地区。现在正在转移的过程,有一部分转移出去,有一部分没转移出去,低层次的产业才转了一半,还没有留下足够的空间给高新技术产业转进来,那么这个可能就会制约某些地方的未来的发展后劲。现在广东目前来说有些地方,还对“双转移”的认识不到位,我觉得这个政策的实施应该是明确的,只是说目前碰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出现一些特殊情况而已,目前来看我们外向型经济受打击和影响的力度很大,刚好广东推行“双转移”一大部分(目标),是粗放型的外向型企业,即使你不转移,(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有可能会倒闭,或者关闭,或者停产。

   隆国强:只有改善软硬环境  才可能建立高附加值的企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
   在“双转移”过程中,大家可能讲得比较多的,是怎么淘汰落后的产能。但是我觉得更重要关键的是,怎么通过软硬环境的改善,创造出一个我们所希望的,高附加价值的,有创新能力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他们所需要的投资环境,政府主要发挥一个引导的作用,把外部的机遇挑战和自身的优势结合起来,制定一个科学的规划。要巧妙地利用市场的力量,来推进改革,在不同的时机下,能够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推进目标的实现。
   何帆:关键时期“双转移” 应考虑得更深远
   (《今日观察》评论员)
   广东现在就是中国经济缩影,广东遇到很多问题,只是说表现的比别的省份更突出,比如现在广东靠过去几年靠出口或者低附加值、地区差异太大,而且劳动收入一直增长不快,其实在别省份都有,所以我们非常希望广东通过它的探索,能够给别的省份也能够提供一些思路。80年代初期,广东就先行一步,现在又轮到它先行一步,这次跟上次有点不一样,80年代初期改革整个思路摸着石头过河。这个时候你再摸着石头过河可能一脚陷进去了,所以我们考虑深远一点。

 张鸿:为候鸟创造温暖的环境
   (《今日观察》评论员)
   广东这种产业的和人才的这样一个“双转移”,它更应该的是靠吸引,而不是简单的拉郎配,我认为:“要让产业像候鸟一样,自动迁徙”,但是候鸟它的迁徙其实需要有相应的生态环境来配套的,就是你那个地方温暖,可以过冬。包括珠三角未来怎么吸引更高、更有水平的生产力,打造一个环境,这个时候我们说政府不应该过多去敢于,政府手我们说有幸的手,这个有形的手打在哪儿,力度多少,这是未来几年广东省政府应该考虑。我们说摸着石头过河,我们起码要知道河对岸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