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追回文物应打组合拳  

2009-04-01 18:16:28|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呈戏剧性发展,就在世人都还猜测2月25日法国巴黎佳士得拍卖会上究竟是谁以3419万欧元拍得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的时候,这个神秘的买家自己站了出来,昨天新闻发布会上,中标者蔡铭超宣布将拒绝付款,这一做法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我们究竟如何看待蔡铭超拍而不买的做法?未来鼠首和兔首铜像的命运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CCTV2《今日观察》主持人陈伟鸿和评论员何帆、张鸿共同评论。

文物追讨:在理性与冲动间徘徊


鼠首、兔首文物拍卖,神秘买家身份亮相,买而不付款,收藏顾问郑重表态,一石激起千层浪,违约将引发怎样的风波?

何帆: 蔡铭超上演了一场“三出”秀:出位、出局、出名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实在看不清楚,整个事件扑朔迷离,这个叫做蔡铭超的人想干什么。一开始他自己说这是一个爱国行为,说每个中国人到这个时候都会站出来。后来他又通过媒体说自己不付款是因为事情有变化。25号是拍卖会,但26号国家文物局的网站发布通知,这个通知专门针对佳士得拍卖行,表明如果想把文物进入中国境内必须出示合法的证明。因此蔡铭超说即使付了款,也没法拿到相关的证明,没法把文物拿回国内。   
而事实上,拍卖期间很多收藏家实际事先跟他有沟通,有人劝他不能这样做。而他明知道有风险还是这样做,另有一种说法说他去拍卖会场想看看会不会流拍。结果最后没人接,花落在他们家了,这有点像平常说的炒股的人被炒成股东,听起来好像可能是一个偶然。
然而从蔡铭超本人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秀:作为一个拍卖者比较“出位”,这个做法很多人没有想到,拍下来,但不付钱;作为收藏家,他可能被收藏界踢“出局”;作为蔡铭超个人,他“出名”了,大大出名!甚至很多网友力挺他。但无论如何很难改变我们更加关心的事情:两件文物的命运。有可能佳士得可能会和蔡铭超会有一个谈判。毕竟佳士得向蔡铭超起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跨境诉讼不是那么方便,所以有可能双方坐下来谈判。可能最后蔡铭超用比较低的价格把铜首买下来。如果这样的话,那他就是“以爱国名义,赖帐的办法”在实现个人的意图。如果蔡铭超和佳士得之间没有达成共识,按照程序出价第二高的拍卖人,他可能会得到。如果他也没有得到,也不排除在未来,这两件文物再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不管如何,至少我们对于两个铜首的命运是被动的,我们没办法改变铜首仍然在海外的命运。

张鸿:蔡铭超将面临法律上的一些后果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个事情延续到今天有戏剧性,拍卖之前由官方的途径向佳士得表达兽首不能拍卖。国家文物局和佳士得有接触,中国民间和佳士得也有接触,如拍卖前律师团到当地起诉。拍卖时法国民众也说这是中国人的东西,不应该拍卖。所以整个从官方到民间的情绪激发中国人爱国的热潮。在这种情绪下,像蔡铭超自己说的爱国冲动的举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的,但是行为还是让人觉得非常的意外。
    蔡铭超本人在法律上将面临一些后果,比如刑事上6个月监禁,2万多欧元罚款。如果佳士得起诉,他在民事的法律责任上跑不掉,但现在佳士得没有任何的表态。目前好像更多的是蔡铭超个人信誉上的代价,佳士得可以把他列为客户的黑名单,国际知名的拍卖行也把他限制,同时对涉及到中国文物的拍卖,可能会对华人买家会有更严格的资格限定。    

何帆:追回文物应打组合拳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关于兔首和鼠首的命运大家有点纠结在拍卖本身,能不能通过拍卖让它回来?其实能够让文物回来办法很多,不一定要把焦点放在这次拍卖会上。而且坦率说,这两个文物不是中华民族的最佳代表,甚至不能说圆明园的代表。它是清朝宫廷画师郎世宁所画,尽管很可爱,但不像中国传统的兔子和狗,而更像西方兔子插图的形象。而实际上,我们有很多流失在海外、远远比鼠首和兔首文物价值高得多、都等待着回归祖国的怀抱的文物,怎么让它们顺利回来?这是巨大的系统工程。
这次追讨文物的过程里,往往容易出现爱国商人自己掏钱买回来,然后送给国家,这更多地体现民族的情感。但是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应该是有理有据有节的回应。这次外交部、文物局有非常好的回应,第一,严重声明,这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永不放弃;第二;不鼓励大家来参与竞拍,就是“我不跟你玩,我不陷到你设的圈套里面来”。此外也有很多民间力量,包括律师团到法国诉讼,尽管准备有点仓促。但至少我们已开始通过法律的途径、用合理的办法追讨。一次没有经验,第二次会做得更好。
我想这些做法里面,可能不包括蔡铭超先生的这种下策,他可能会觉得这是万不得而出的下策。但即使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是出下策的理由。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办法。比如说国外曾经有成功的经验,意大利就曾成功从美国追讨大概40多件文物。为什么它能做得很好?有两点很值得我们借鉴:第一,举证非常到位,意大利警方通过仔细调查,最后把整个文物走私的过程查出来。第二,意大利政府非常坚定。所以现在对我们来说,可以限定一个时间,如果到时间了,还不能和美国方面达成协议,就要诉诸法律。所以我们在追诉海外文物过程是系统工程,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把“组合拳”打好,那我们可能才会得到更多胜利的消息。

张鸿:蔡铭超的个人行为“搅浑”文物回归路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要知道什么是赢,如果达到我们目的,那就赢了。如果能使两个铜首安全回到国内是我们目的。那么比如澳门企业家何鸿燊曾买过兽首捐给国家,这是和我们目的相同的行为。就赢了。而蔡铭超的行为,不是想达到让两个铜首安全回国的这样一个结果,最多他“恶搞”了对方一把,他自己心里舒服,但他没有达到让两个铜首回家的目的,甚至某种程度还延缓两件文物回家的步伐。之前我们已经能得出结论,参加这种竞买多半会是亚洲人,尤其华人的收藏家,这里面不排除有想通过竞买把它捐款给国家的人,但蔡铭超1400万买了不付钱,其实阻挡了其他人的行动。所以这个事其实被他搅浑了。  

保护比追讨更迫切   
王定乾:蔡铭超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  只是特例

(台湾著名收藏家 蔡铭超好友、《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从事艺术品经济交易和任何一种商业的模式,我们当然并不赞成蔡铭超这样的行为,这是违反公平交易规则的。所以我一再呼吁,这件事情只能成为一个特例,不可以变成一个惯例。这是我想依法论法,我们是反对的,只能说从他的动机另一份的心情上,这就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技术性流标,他为了突显国宝的流失和圆明园当年的历史事件,我们可以从这个方面来解释他的行为,那我只能这样说他,“其情可悯”,这个动机其实可悯的,“其行可议”,这个行为可能还值得商榷。


郑也夫:文物回归应在国际上达成共识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保护自己的文物,自己文化遗产,流到国外希望它回来,像这样一种看法,不要跟狭隘的民族主义结合,它的基点都是一个民族的文化遗产,应该留在这块土地上。而且这样的手段,最终来说不可能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常规性的手法,不可能以这样的手法来保护中国的文化利益,也不可能通过这种手段,来讨回很多东西,应该有大的手段,而且应该是在世界达到共识,应该形成一种越来越大的压力。


何帆:保护文物应分轻重次序
(《今日观察》评论员)

当我们民族情绪非常高昂时,我觉得不惜一切代价让兔首和鼠首回归中国是错误的看法。
因为我们的资源和能力是有限的,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实际上保护文物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因为中国是一个文物大国,我们的文明是非常悠久,所以真正做到保护好文物,要算好文物如何分配,轻重次序。排在第一位是要先保护好国内文物,因为我们现在国内很多文物,没有足够的财政支持它,没有足够的人珍惜它,第二从现在开始切断走私文物的黑手,不能让更多的文物源源不断都到佳士得去了,到国外的博物馆或者私人收藏家那儿。第三才是那些已经流失到海外的文物, 要慢慢地要让它们都回家。所以就是我们应该有限的资源进行最优的配置,如果我们只注意力都放在兔首和鼠首上,对更多的文物来说是不公平的。


张鸿:别盲目以爱国的名义让文物“溢价”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认为这种情正确的做法是响应国家号召,即使拍卖不要竞买,如果竞买等于认定他非法得到的东西渠道合法。第二某种程度上,会让它产生爱国溢价,本来这个文物没值那么多钱,国家文物局说几个兽首在80年代的时候就是1500美元一个,现在拍到1400万欧元,这有多大成份是爱国主义情绪给造成的溢价。所以更多层面政府应该把我们国际上我们的国宝作为一个政府战略来追回文物。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