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好的制度能关心更多的人  

2009-04-01 18:1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16日下午,白血病患儿李瑞在天津火车站候车室巧遇温总理后,得到了积极的救治和各方人士的关爱,成为一个不幸中的幸运儿。但是更多无法获得这种幸运的患儿该如何得到救治?新医改如何才能实现真正的“应保尽保”。Cctv2《今日观察》主持人陈伟鸿和评论员何帆、刘戈共同评论。
 
总理救助患儿告诉了我们什么?

  家境贫寒,却身患白血病绝症,巧遇总理视察中伸手无私援助,白血病患儿李瑞火车站里怎样偶遇温总理,幸运的背后,又透射出哪些现实的难题。


 何帆:白血病儿偶遇总理是偶然也是必然
(《今日观察》评论员)
白血病患儿偶遇温总理,这件事可以说是一次偶然事件,也可以说必然的结果。为什么说偶然?一开始的时候李瑞、包括温总理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相遇。这次温总理去天津调查美国危机的影响及中国经济振兴计划等。他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都是坐火车,通过坐城际列车想了解民生。这次去调研回来时在天津火车站遇到小李瑞十一中偶然,但发生在温总理身上这也是一个必然,因为这和他过去的作风非常相似。2003年温总理到三峡库区去视察走到路边有几个农舍,于是总理和村里乡亲百姓一块儿拉家常,总理问乡亲们有什么困难,旁边的妇女熊德明说自己丈夫出去打工还有2千多块钱工资没有要回来,这件事引起总理的关注,也随即引起一个热点的话题——讨薪。这是咱们温总理的作风,他都是从关注身边的小事来破题去解民生大题。
    全国现在白血病患者大概400万,其中50%是少年儿童,大概有200万个,处境最困难就是像小李瑞这样的来自农村的中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没法参加医疗保险,即使现在的“新农合”政策提供了一个保护层,但这个保护层太薄。如果家庭出现小李瑞一样的患者,就像是从一个人5层楼跳下来,底下提供的缓冲带仅仅是薄薄一层的毯子。 


刘戈:偶遇总理带有传奇色彩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个事情确实是一个奇迹,应该说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患儿的父亲李贵树接受采访时说实他当时不在现场,孩子想喝酸奶,他去给孩子买酸奶,在他买酸奶短短几分钟时间,发生一个对他们家、对小李瑞个人来说一个命运的转折的带有传奇色彩的事情。
   这个事他也不是主动跟总理说,而是一问一答,总理问在他这做什么,孩子来看病,看好了吗等等。总理问,你们为什么不到北京呢?他说就是北京的医院他们认为很贵,所以听别人说,天津有这么一家医院,相对比较便宜而且能治这个病,所以才去天津。很多评论里面有用一个词叫如果,如果小李瑞这个时候不出现在天津火车站,如果这个时候温总理没有结束他的考察,返回北京,不会有这次相遇,不会有这次相遇,那么这个孩子的命运,可能就不太一样了。 

 温馨透视出现实的难题,白血病儿童如何?制度又能能否照度到这个特殊群体呢?


何帆:偶然变成必然需要催化剂
(《今日观察》评论员)

如果偶然变成必然,像发生化学反应,需要有催化剂,温总理给农民工要工资,又关心白血病患儿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小事,在小李瑞的背后有400万白血病患者,在熊德明背后,有大概2个亿的农民工,所以在中国是没有小事情的,总理关心的都是大事情。所以我们看到报道里头,大家都把注意力关注在小李瑞这一个孩子的身上,我觉得不够,我们希望这个能够变成一个催化剂,能够变成推动公共政策的发展,在经济学有一个乘数效应,就是投入一块钱,这一块钱变成很多块钱,拉动经济。


何帆:偶然事件产生乘数效应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也希望像小李瑞能能够变成乘数效应,也能够汇集更多孩子。现在有几种办法,一是社会互助,但是这个社会互助力量不够的,比如现在小李瑞所在地河北省红十字会其实也已经筹集2千多万专门为农村一些大病患儿提供救助,但是2千多万,全部都是给这些白血病患儿的话也最多也就不只能50个,所以尽管慈善是有阳光的,但是这个阳光不能普照。还有一个办法是什么呢?干脆我们政府全部包了,变成一个财政来埋单,但是这个在现在也不现实的,但是我觉得可能有一条道路合作医疗.温总理在去天津的火车上,去天津的路上还给农民工讲农村的医疗合作制度,这个合作我们看它的本质是什么,国家出一些钱,然后个人出一些钱,这样的话变成一个社会保险可能最现实的也是借鉴这个思路,就是通过一个社会保险,在目前情况之下,我们通过社会保险的方式,那么先为他们提供一些救助,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可能我们会改一个字,社会保险,可能会变成社会保障。


刘戈:国家应加大医疗方面的投入
(《今日观察》评论员)

总体来说,中国医疗卫生在公共开支里面的比例还是太低,2007年中国在医疗卫生方面开支占到财政的3.56%,这个比例是非常低,大部分发达国家都在10%到20%多,即使和一些发展中国家来比,这个数字也是比较低。所以国家总体上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还比较低。新农合已经迈出很大步伐,却确实广覆盖,低低保。得大病的费用对于一个农民来说非常庞大.比如李瑞的父亲种10亩左右地,一年全部现金收入3、4千块钱,如果一个白血病基本的治疗一年大概10到20万,对于一个农民家庭天文数字,这样的数字,仅仅靠农民自己很难。通过互助的方式不能完成,国家还是应该加大在这方面的投入 。

刘国恩: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卫生经济与管理学系主任)
我们一般医疗保险的用途,也是面对更多常见病,对于重大疾病除了国家来组建保障计划之外,国家应该、鼓励去支持社会团体,包括一些非专业的民营医疗保险公司,推出这特大疾病保险计划,这样的可以通过更多人的参与,来应对这样的个别人因不幸而患上疾病,就可以解决风险的分担问题。

喻国明:解决普遍性问题需要有制度设计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这个个案本身,可能问题会解决得比较彻底,那么还有大量的人遇到类似问题,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得到最为妥善的解决,要解决这种普通性的问题,一定要有制度设计。这种制度设计应该针对社会影响面大的一些事情,有一种从国家层面、从社会层面上比较常规的、比较健全的、有效的一种救助机制。再有无论是制度设计得再合理、再完美,总是有一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还是需要我们的公众人士,大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以帮一把就帮一把。


 何帆:好的制度能关心更多的人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看到有一个媒体的评论,说小李瑞如果年纪再大一点,他就会记得在他生命中曾经遇到过一个贵人---温总理,但我想这个可能是很多老百姓非常朴素的一种感激,温总理肯定是贵人,但是,他更是我们国家的总理,所以我觉得更好的是让我们的总理真正去安心地去做国家的总理,不要变成只是一些人生命中的贵人,遇到一个好总理当然是一种幸事,但更幸运的,如果能有一套很好的制度那可能会使更多的人得到保护。所以我们现在要建立一套能够保护大多数人的这样的一套非常完善的制度,就是我们的财政要增加投入,你肯定能够有更多的钱来帮助这些,非常贫困的弱势的群体,不要让这些农村的家庭,因为疾病,因为家里有人得病,因病致贫,甚至是因病返贫,本来富裕了,后来又因病返回到贫困的线;另外,我们呼吁有更多的社会救助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刘戈:公共财政应该照在每个人身上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公共财政的应该照样在每个人身上,现在大家都在讨论新的医改方案已经在路上,但是我们真的希望快一点,因为当我们讨论这样一个沉重话题的时候,我们真的觉得,有些东西是可以等的,可以等待各方的博弈,可以等待我们认真的去讨论,有些东西生命是不能等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