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胸中无剑:何帆的BLOG

沙漠的内心是潮湿的

 
 
 

日志

 
 
关于我
何帆  

何帆,男,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   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2000年至200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做博士后。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国际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公共选择、新制度经济学。

网易考拉推荐

大港商、大只佬 骗你一切没商量  

2008-11-20 12:04:09|  分类: 《今日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网消息:(今日观察)1117日,新华社发出了一篇名为“神话的破灭”的文章,文章说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木匠王细牛,编织了一个并不算高明的骗局,但却在内蒙古和宁夏这两个自治区导演了一出 “天方夜谭”般的巨额诈骗案,涉案的金额高达了17亿元。王细牛只是一个木匠,却扬言花53亿盖“西部第一高楼”。仅凭三寸不烂之舌,最终让警察局搬家。骗子王细牛,地方政府部门为何被他忽悠?王木匠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骗术?某些地区官员为什么会如此容易上当呢?CCTV-2《今日观察》节目中,主持人陈伟鸿和评论员何帆和张鸿一起为你剖析背后的寓意。

 

诈骗巨案:小木匠的“大”手段

 

张鸿:上演拙劣警匪片一出  唬住政府官员一片

(《今日观察》评论员)

小木匠空手究竟是怎么套到了白狼?

王细牛在当地称郑董。他其实更像个演员,为了忽悠当地的政府,基本上把我们港台看的警匪大片的招数全都用来了。出入宁夏、内蒙古呼和浩特,全部都是凯迪拉克加长的轿车开路, 8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在旁边伺候。

    到了呼和浩特五星级酒店,一层楼一天8万块钱,毫不犹豫包下来。每个地方都有保镖往那一站。等领导来了,响指一打,保镖“啪”的一声把火机拿过来,古巴雪茄就叼在嘴上了,活生生上演了一出警匪片。

 

何帆:骗钱无高招  全凭空手套白狼

(《今日观察》评论员)

小木匠其实不名一文,之所以表演,就是为了骗钱。

怎么来“空手套白狼”呢?第一步“招标”,招标完后,很多投标公司保证金押在自己的手中。保证金压在手里骗了2000多万。第二步“骗银行”,在宁夏骗银行大概骗了一个多亿,然后克扣了149家企业的工程款和材料款,一共是3.8亿元。第三步搞非款集资,以20%高息的利率为诱饵,然后向宁夏银川的市民集资3.18亿。所以光在宁夏,就已经骗了8个多亿。骗完宁夏又骗内蒙,在呼和浩特骗术几乎就是宁夏的翻版。2005年5月份首先骗取了呼市政府4.59亿的土地使用权,拿到这个土地使用权之后,强行开工建设金鹰国际CBD项目。然后让建筑工程商垫资,骗了2.2个亿,材料供应商骗了2000多万。然后招标单位的保证金,骗了4659万元。预售房屋资金7759万元,再加上还有一个非法集资和一些土地费,在呼和浩特市骗了8.1亿元。

 

骗子钻了“好大喜功”这条缝   

 

为第一高楼迁移土地,为王细牛招揽资金,忙里忙外,地方政府是怎样表错了情,坑蒙拐骗,王木匠用的是哪些招?

一场荒唐的演出,为什么地方政府就不能看透、看清、看明白这一切呢?

 

何帆:大港商、大只佬   骗你一切没商量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地方政府确实是不知道。被他这个架式给忽悠住了。

   另外也可能因为地方政府官员看港台片看得也多了。一看跟港台片里的大佬、一样的作风做派,就晕了。突然来了一个这么大的一个港商,要给我们当地有这么大的投资。如果还查身份,万一港商不高兴了,扭头就走,这个大笔生意就没有了。

但后来实际上有很多破绽,但最后政府的官员应该就不是不知道,而是说不想知道,或者就是装作不知道。那是因为他抓住某些地方官员一些弱点。王木匠特别善于琢磨政府心理学。他知道政府官员的爱和怕。这个爱,就是投其所好。因为很多政府官员是好大喜功,所以他就专门投其所好。

另外王木匠讲自己是港商,并且改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不叫王细牛呢,改成“郑泽”呢?他说因为政府官员一看名字就很洋气,一看身份就认为是港资。另外,有CBD概念很迎合地方政府官员。另外,他身上罩了许多光环,他是世界名人,宁夏的那个烂尾楼还想方设法得到中国建筑文化中心颁布的中国优质工程奖,2004年中国西部国际CBD标志性商务中心特别金奖。

    最后他抓住了地方政府怕的地方,他设立了一个圈套后请君入瓮。被迫要和他在一起。在内蒙一开始忽悠地方政府,弄一个献礼工程,第一高CBD工程,然后骗着地方政府就把公安办公大楼给炸了。炸完了之后,地方政府就必须得跟着他一起把这个戏演下去。这时木匠不急,政府急了。

 

 

张鸿:大场面  大项目  忽悠的就是好大喜功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其实还是一些专业的机构能够帮助能擦亮一下眼睛。比如说银行,他在宁夏的银行骗贷了大概1点几个亿,但在呼和浩特的银行,基本上就没有人给他贷款,为什么呢?因为银行贷款在审查时,就发现金鹰集团是三无的公司,说在香港注册,但没有人员,也没有地址,也没有实业,也没有资金。

   所以没有贷钱给他,银行把这个风险就控制住了。

   可是小木匠紧抓政府官员内心世界,喜欢大场面,就给你大场面;喜欢大项目,一上来就给个大项目,宁夏给36个亿,呼和浩特给53个亿。 53个亿是什么概念?呼和浩特市2005年的GDP,一共在600多个亿,基本上占你十分之一。一个项目就能把你GDP一下就增长了10%。

  

谁为诈骗损失买单? 

  

    骗子被抓,但办公大楼,已经被炸,骗术被曝光,但工程也被迫下马,王细牛被捕,不能原谅的还有谁的失误?

李强:要设制度来监督行政提议者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

我们国家的体制,叫做政府主导型社会。这种社会的特点,政府在所有的事情处在中心位置。但处在中心位置,一个重大的问题一旦失误,那么造成损失就十分巨大。因为总的来说还是体制缺少监管。一把手搞定之后没有监督。严格地说来,任何一个社会监督,都应该第一舆论监督,第二司法监督,第三人民代表监督。但实际上前三个制度环节里有很多漏洞,所以三者都不能监督,很容易让行政提议一者独为。当然就漏洞十分巨大了。

 

张鸿:政府官员要反思再三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一系列的损失究竟又谁来买单,谁该为他负责?当市政府发觉之后想退出来时,王木匠说退出来行,但按照合约,得赔我三千万。地方政府还真准备把三千万拿给他了,幸亏这时公安把他逮起来了,要不然这三千万又被骗了。

其实这是一出戏,王木匠最初是个演员,忽悠政府参与进来,最后他变成了导演,所有的相关人等,都成了他控制的演员。这个戏没演好,导演当然首先要承担责任。他被判刑了后,戏还造成巨大的损失是没法衡量。炸平这个公安大楼,然后重新建。光拆光炸掉,花了2.5个亿,按呼和浩特107万人口算,摊到每个人身上是200多块钱。在宁夏是骗掉3.24个亿,这些人的损失谁来补偿?

有人说,我本来不是这个戏里的演员,被王木匠拉来当群众演员。可是谁来赔偿这些钱?

    记得远华案的主犯赖昌星说,不怕领导有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我们最怕的就是领导有弱点。人人都有弱点,其实有弱点没关系,但是你千万不要让弱点变成把柄,被人抓住。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